第八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我的舌頭變異了 > 167 自從變異后我有好多的女人
    隨后,樊曉靜把在夢中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黃力,竟然和黃力夢到的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那就是我的童年少年所發生的事情,像是身臨其境,當年因為家里窮,還因為我長的很美,發生過好多心酸的事,那是我一生的陰影,后來甘心做老楊的情人并給她生下女兒,也是因為找個靠山,我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女人,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,就怕有一天你嫌棄我了就把我拋棄了,阿力,我好愛你,只要我有的什么都想給你,可作為女人我的純真卻給不了你了,你嫌棄我么?”

    想起從前的事情樊曉靜淚如雨下,抱著黃力無聲的抽泣著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經得到你的純真了么,就在剛才在夢里,如身臨其境一般。”

    黃力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不,那是夢境,不算數———咦,可是我為什么身體會有反應,你進入的時候我疼,這———。”

    樊曉靜有些懵了,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個現象。

    “也許,是我們雙雙穿越了,回到了從前。”黃力有了個大膽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穿越?怎么會是穿越,阿力你是不是網絡小說看多了———你別說還真有這個可能,因為這大半年來你突然變得好強大,是不是有什么際遇,這么看穿越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譚。好吧,我喜歡穿越,然后把青春把所有的愛都給你,然后愛你一生一世。”樊曉靜欣然接受穿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讓我們在那個世界里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愛情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黃力有些擔憂,假如有一天那個世界的自己遇見現在的自己那該如何?

    自從變異以來,發生在黃力身上的事情越來越不可思議,黃力絞盡腦汁想不通,也就干脆不想了。

    目前看來還是利大于弊的。

    自從變異了,我變強變大了。

    自從變異了,我有錢了。

    自從變異了,我有很多女人了。

    自從變異了,我越來越自信了。

    實力才能說明一切,實力才能改變一切。

    黃昏的海邊波光粼粼,海天相互映襯,仿佛置身夢幻。

    黃力攜著嬌妻去赴宴。

    黃力以強悍的戰力征服了漁霸茍俊才,中午的時候他已經傳話過來,在停靠在碼頭的豪華游艇上設宴賠罪,至于這賠罪的誠意是真是假,黃力也懶得費心思。

    一個土霸王而已,能掀起什么浪花。

    在去往碼頭的路上,本村的漁民對樊曉靜指指點點的,那意思是快看啊,樊家那個小浪,蹄子又找了個野男人還懷了人家的種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八卦的惡婦,黃力也沒太難為她們,只是悄無聲息的用液體絲在她們腎上做了點手腳。

    樊曉靜知道黃力是個有仇必報的主,便悄悄問他怎么處置那些可惡的惡婦的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就讓她們尿血,持續半月,身體好的還能撐住,身體差的也就尿死了,敢欺負我寶貝老婆,那是不想活了。”黃力生氣的說。

    樊曉靜雖然感覺揚眉吐氣了,可還是為鄉里鄉親的求情。

    “小小懲戒一番得了,都是苦哈哈的漁民!”

    “怎么心軟了,那好吧,就讓她們尿血三天,三天后我給她們解除禁制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還有個更損的招。”黃力趴在嬌妻耳邊銀笑的說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真損,那樣她們的男人不得急瘋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嬉笑著在沙灘上追逐,留下了一串愛的腳印。

    茍俊才的游艇太過寒酸,號稱本村最豪華的游艇不過就是一艘排水200多噸的漁船,也就是裝修的還看的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黃力和樊曉靜悠哉悠哉的來赴宴,茍俊才立在甲板上絕望的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哎,這女人是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媽的,想啥呢,還不抓緊去迎接貴客!”

    茍俊才的屁股上被踹了一腳,敢踹本村漁霸的也就茍家村主任茍俊友了。

    能在四里八鄉稱王稱霸,靠的可不僅是暴力,還需要超高的智商。

    在黃力干翻了其弟幾十號手下,還那么猖狂的叫囂讓茍俊才賠禮道歉。

    茍俊友就知道他弟弟惹了不該惹的人。

    茍俊友的大女兒是戶籍警,察,他先是打聽來樊曉靜的情人的名諱,又讓女兒調查了黃力的背景,一開始還沒什么,當知道黃力這大半年來干的事之后,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個妖孽啊!軍方警方國家神秘部門,這就是個萬金油啊,綜合分析他們茍家惹不起這個妖人,所以就放低姿態賠禮道歉啦!”

    茍俊友帶著茍俊才親自下船迎接黃力夫婦,像老友一樣寒暄著。

    船上的宴席也算隆重,都是剛捕撈上來的生猛海鮮,尤其是那撈汁海馬,黃力吃得津津有味,生鮮的海馬黃力一口一個,嘎嘣脆,最后這一席人都放下筷子看黃力大快朵頤,茍家兄弟一臉的難以置信,樊曉靜則托著腮微笑的看黃力那餓死鬼般的吃相。

    “都吃——都吃,看我做甚?”黃力牛飲完一扎啤酒打了個嗝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黃先生勇猛過人,成為國之棟梁,我等佩服佩服。”茍俊友誤以為黃力的勇猛是吃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咳,這才吃了多少,要是放開肚子吃估計能吃下一頭鯨魚,在我吃飽喝足體力充沛的時候,就這樣的船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拖動。”

    黃力口若懸河的吹牛逼,在席的人一臉的不信又不敢不信。

    黃力看眾人那表情,覺得還是露一手震懾一下他們的好。

    正好這時候從海平面漂來一艘船,黃力裝作運功,然后朝遠處的船伸出了手指。

    “來!”

    眾人往遠處望去,那艘船卻已往這邊駛來。

    目測距離有三四海里,噸位在150噸左右,這么遠的距離竟然被黃力用類似氣功的手段給拉過來了。

    眾人這時再看黃力時那眼中全是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茍有才也不惦記樊曉靜了,他開始琢磨怎么才能拜黃先生為師,學習這超能力。

    “黃先生真乃神人,我等佩服的緊。”茍俊友等人是真服了,以前聽說過有超能力的存在卻不曾親眼看到,今天我等可算大飽眼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雕蟲小技而已,毛毛雨——。”黃力要的就是這種效果,趁機裝逼起來,這樣顯得更加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樊曉靜看著自己老公裝逼的境界又提高了,真是三日不見當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無比的甜蜜,這一刻縈繞她多年的夢魘煙消云散了,有老公在誰還敢欺負我,她走上甲板望著漸漸落入海中的紅日,摸著自己隆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孩兒,媽媽好想見到你!”她正遠眺漸漸駛來的船只,卻發現是女兒出海租的豪華游艇,而此時甲板上卻空無一人,船舷上布滿著彈,孔。
快乐时时开奖号码